登录
注册

女王系列Sm小说网

•   作者:   • 收藏 14
同好文章

炎热夏天的午后,在一所校园里,来来往往的学生各自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

,知了的叫声证明这个夏天正直壮年。在这样下火一样的天气里,最好的选择或

许应该是呆在屋里,吹吹电风扇,或者淋浴在空调的冷风中舒服的躺一会,这样

的夏天才可算是美好的,可是在这个校园的体育馆里面,一帮女孩却在体操老师

的严格监督下,卖力的跳着舞蹈。


  一个年轻的男教师,是从一所贵族舞蹈学校毕业,因为某种原因被迫分在这

个学校里,对于他这样的高才生,来到这样没有名气的学校,心里是十分不平衡

的,所以他把不满全部发泄在面前的这帮学生身上。他已经训练这帮女孩有一个

星期了,每天午后很早就开始,几乎整个体操馆都归他控制一样,除了他们以外

,别人都被撵到户外去了,每当有学生经过这里时,看见禁闭的大门和窗户,她

们都会这样议论「体操队在这里训练呢,人家有个专业的老师,很受学校青睐,

说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不,连体育馆都成她们体操队自己的了……」议论中虽然

明显透露出嫉妒,但是这是学校的规定,学生只能遵守规定,不准靠近体育馆,

影响队员训练。所以体育馆里面发生什么事,外面是完全不知道的。体育馆里很

大,但是却不是很明亮,毕竟学校的条件还不是很优越。体育馆中间,六个女孩

正在跟着音乐欢快的节奏跳着健美操,她们的动作轻盈具有活力,微笑的面容并

没有完全掩饰她们的倦意,闷热的环境加上长时间的运动让每个女孩的脸上都挂

满了汗珠,她们的服装统一,标准的健美服衬托出女孩们完美的曲线,肉色的长

筒丝袜包裹着她们细长结实的美腿,白色的运动短袜少许露在鞋的外面,干净的

篮球鞋穿在她们脚上似乎让她们跳得更高。


  男教师的双手在胸前交叉着,他站在女孩们前面五米的距离,看着她们做着

各种动作,她们的动作因为疲劳开始有些不整齐,不协调,但他的脸上却没有一

点怜惜,反而在嘴角露出一抹残酷的冷笑意,「你们知道我的脾气,如果你们不

全力以赴的话,我可能会让你们跳一个晚上。」女孩们的动作开始变得整齐了,

因为她们亲身体会过他的残酷,他的手段,她们真的曾被训练过一个晚上,一个

晚上没有睡觉!那并不是一件让人感到快乐的事。


  随着音乐的结束,女孩们完整的完成了所有动作,摆出一个优美的造型。男

教师看了一眼便转身向门口走去,「把屋子收拾干净,门锁好了,丢了东西都算

你们头上,明天还是这个时间,迟到了你们知道后果是什么。」女孩们看着他走

出了大门,在门关上的一刻,她们全部象泄气的气球一样歪坐在地上,有的更不

在乎衣服的脏乱,干脆躺在地板上,她们大口喘着气,却在小声的咒骂着老师。


  「大姐」一个短头发的女孩对身边的一个长头发女孩说道,「咱们得想想办

法啊,那个该死的混蛋根本不在乎我们的死活,好象我们都不是人似的。」「她

不把我们当人看,我们也不会把他把他当人看的。」长发女孩美丽的脸上闪过一

抹冷笑,「我已经有个计划了,但需要大家的支持和帮助」女孩们一听马上聚在

她身边,她悄悄的,仔细的把计划说给了大家听,所有女孩都显得很兴奋。「这

次非叫他喊娘不可。」「哈哈哈哈……」「咯咯……」体育馆里响起了女孩们放

肆的笑声。


  第二天,天气仍旧非常闷热,在体育馆里女孩们早已到齐,她们在等待男教

师,她们的眼睛不在象往日那样黯淡恐惧,而象一群猎豹在等待着她们即将要捕

获的羔羊时的那种期待,她们很兴奋,也很紧张。


  「大姐」又是那个短发略显精明的女孩开口了,「你的药灵吗?我有点担心

,他那么强壮,万一我们治不住他……」长发女孩用冰冷的眼神打断了她的话,

「你不相信我?」她把头转向窗外,「我父亲是外科医生,在他那里这样速效的

镇定剂有很多」她接着在她的书包里掏出一个小针管,里面有几毫升的透明液体

,「就这些足够让那个笨蛋失去一切反抗能力,乖乖的受我们摆布,」「随心所

欲。」她说完最后四个字时,脸上露出残忍的表情,语气也显得更加冰冷了,连

短发女孩听了也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大姐,可别闹出人命啊。」「没事,出了

事我担着。」她把药交给了女孩,接着又把脸看向窗外。她的性格显得非常独断

专扈,女生们似乎也挺怕她的,不仅因为她的性格,更多是因她的家里有钱有势

,刚开学时她因和班里的一个女生不合,竟然用钢笔弄瞎了那个女生的眼睛,但

就是这么严重的事都没有让她退学,从此她就被惯上「大姐」的称号了,因为她

真的很有魔力。

  「没想到一帮笨的跟猪似的家伙也开窍了?今天竟然都来得这么早,好啊,

值得表扬,可是来得早就要多训练了,看来这也都是你们自己愿意的了?嘿嘿…

…」男教师一边走近她们一边带有讽刺的微笑着,他似乎以折磨她们为乐趣,看

着男教师脸上邪恶的笑容,女孩们的恨意更浓了,现在已没有什么能让她们罢手

了。


  又是昨天的舞蹈,这次女孩们跳得都十分卖力,好象跳过一次就不会再跳第

二次了。第一遍音乐一结束,女孩们都已经是满头大汗了。屋子里比较闷热,男

教师的头上也微微有些汗滓。「王老师~~」原来男教师姓王,「我今天有点口

渴了,我去买点水,一会就回来。」短发女孩露出一副可怜的样子乞求的看着王

老师,男教师看着她们,女孩们身上散发的热量似乎也蔓延到他身上,「你一个

人去,2分钟,给我也带一瓶水回来。」他把一枚硬币扔在短发女孩面前,「谢

谢老师~」她拣起硬币,跑到窗前带上自己的书包就快速向外面跑去,「没有头

脑的女人。」男教师不屑的看着女孩的背影,而此时剩下的女孩都在盯着他看,

她们的眼睛里射出的欲望火焰象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一样,可是这情景男老师并没

有察觉。他把眼睛转向女孩们,「你们别闲着,都给我做些热身运动,下面课程

还多着呢。」「是……」女孩们都笑着答道,她们恨不得多做点运动,而男教师

却不知道,女孩们运动做的约多,他的痛苦也将越大。


  短发女孩跑到一家很近的商店,买了两瓶水,在进入体育馆门前,她把药全

部注射进一瓶矿泉水里,把它摇了摇,然后打开另一瓶,自己大口喝了些水,把

一切都准备好了才大步走进体育馆。她把没有开瓶的水递给男老师「王老师,这

是给你带的。」她微笑着看了眼男教师,然后转身走进其她女孩之中,她向女孩

们询问的目光点了点头,然后也开始做着简单的热身运动。


  男教师一口一口喝着女孩们给他准备的毒药,自己却全然不知,一会工夫水

就已经喝掉一大半了,他走到窗前准备把瓶子放在窗台上,那附近有几个大海绵

垫子,起初女孩们就是坐在这里等他的,而他刚走到海绵垫子旁边就感到一阵眩

晕,手和脚象散了架似的,他一头扎在垫子上面,他挣扎了几下想起来,但是发

现浑身无力,但是意志却很清醒,紧接着他就看见六个熟悉的面孔在他的面前出

现,一个冰冷的声音也传进他的耳朵里,「小洁,去把大门锁上,把你们带的东

西都拿出来吧。」短发女孩跑到门口把大门关上,然后在里面上了锁,其她女孩

都跑到自己的书包面前把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绳子,宽胶带,漏斗,皮鞭,眼

罩……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她们手里都拿着自己准备的东西,没有重复,那显

然是早就商量好的。「李倩和小洁你俩把他绑上,结实点。」叫李倩的是个个子

稍微高点的女孩,看着很有力气的样子,在『大姐』的吩咐下马上又有两个女孩

蹲下来帮忙,因为男老师并不很老实,他还在尽力的挣扎着,虽然很微弱但是也

可能影响到捆绑的质量。两个女孩一个坐在他的腿上用力压住他,另一个则帮助

李倩按住他的胳膊,小洁则认真的把绳子捆在他的双手上,她的动作十分熟练。

他的胳膊被紧紧拉在背后,绳子的束缚让他的双手并不舒服的在身后紧挨在一起

,她们又开始捆他的脚,这时『大姐』走到他的面前蹲下来,她用手抚摸了一下

老师的脸,又把他前额过长可能挡住他视线的几缕头发拨向两侧,「经过这么长

时间的照顾,我们在心里非常感谢您,小王老师,」她微笑的脸显得她更加美丽

,可是在男老师看来这是张非常可怕的脸。「我们觉得给老师您一点回报。您不

是常说让我们这些弱女子领教一下男人的手段吗?那今天我们这些弱女子也想让

老师尝尝女人的味道。」她笑的还是那么温柔,但是声音却显得很冰冷,这让他

听起来很不舒服。「你们合起来对付我?可是你们要知道,后果将是什么。我不

会饶了你们,你们……」『大姐』捏住了他的嘴,他发不出完整的声音,「可是

小王老师,你要明白自己的立场,现在谁才是主宰。」


  捆绑已经完成,女孩们站在男老师的周围,他则试图挣脱束缚他的的绳子,

可是他马上意识到这有多么愚蠢,他无力的象小丑一样的反抗马上引起女孩们一

阵开心的哄笑。『大姐』又让女孩们把他拉到屋子中间,他还是躺在海绵垫子上

,一个女孩把一张破旧的木头椅子放在教师的胸口上方,男教师正面朝上躺在垫

子上,大姐坐上了椅子,李倩和另一个女孩马上坐在男教师的腿上,小洁站在他

的头顶一侧,另两个女孩则跪在教师两侧用腿半压在他的胳膊上,这样他就不可

能掀翻椅子了。『大姐』脱掉运动鞋,长久被焐在鞋里的双脚得到解放,一股巨

大的酸臭味马上引起了男教师的注意,「你,你赶紧放开我,今天我就当什么也

没发生。」


  「那可不行哦,今天对于我们来说可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相信很快你也

会这么认为的。」『大姐』脱掉脚上的白袜把它们扔在他脑袋旁边,「我的脚好

累啊,这都是拜你所赐,所以你应该做点什么,譬如说舔舔它们。」「休想!」

男教师有气无力的吼着,他把头转到一侧躲开了伸向他嘴边的丝袜脚。「我警告

你林雪,你会为你的行为感到后悔的。」他的语气很愤怒,但语调中却显得很软

弱无力,至少这一刻他什么也做不了。


  「我当然会为我的行为负责,但现在问题是你,我的小王老师,你好象并不

合作呀,那么……」她向小洁使了个眼色,小洁立刻跪坐在王老师的头上,用手

用力把他的头摆正,然后用自己的双腿夹住他的头,下身压住他的脑门,林雪的

脚又伸了过来,「你是没有选择的。」男教师紧闭着嘴作为反抗,林雪依旧把脚

压在他的脸上,「看来你比较习惯闻,咯咯,」她取笑他,女孩们也都咯咯的笑

着,男教师又疯狂的挣扎了几下,可是他太无力了,他的动作几乎微乎其微,于

是他试图用牙咬压在他嘴上的脚,因为那气味简直是地狱。「这样可不好。」林

雪迅速把脚拿了起来,她把两只脚都踩在教师身上,然后蹲下来,男教师立刻被

压得喘着粗气,但是依然紧闭着嘴,林雪笑了一下,「看来你还是不懂,现在,

你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只有服从,反抗都是徒劳的。」她用右手捏住他的下鄂

,他的嘴不自然的张开了,不是很大,但是足够林雪把她想塞进去的东西塞进去

,她的一双白袜。她一只一只都塞进男教师嘴里,他也从『啊,啊』的呻吟变成

『呜,呜』的呻吟声,「小洁把你的袜子也给我。」「好呀,我都等不急了。」

她起身脱掉袜子,然后又跪坐在男教师头上,「让我自己来」林雪两只手都用力

捏着男教师的嘴,小洁一边娇笑着一边把团成团的袜子塞进男教师嘴里,「胶带

」林雪向旁边一个女孩说着,女孩把手里的胶带递给小洁,小洁把袜子都塞进男

教师的嘴里,一点也没露在外面,然后接过胶带把他的嘴粘牢,还用小手在上面

轻轻拍了两下,「这回你如愿以偿了,好好闻吧。」林雪从新坐在椅子上,两只

脚都压在男教师的脸上,「你要好好合作哦,你要是不全力以赴的话,我可能让

你整个晚上生不如死。」她把话又还给了男教师。林雪坐了一会就换身边的一个

女孩,她脱掉鞋就直接上来了,然后是另一侧的女孩,她们互相交换着位置,男

教师一点翻盘的希望都没有,他眼中的愤怒完全消失了,代之的只有乞求,可是

女孩们并没有同情他,相反,每个人都觉得充满了快感,男教师闻遍了女孩们的

脚,当最后一个女孩的脚离开时,林雪又坐在椅子上,她用脚拨弄着男教师的下

巴,「你信不信我可以让你死?」男教师眼中闪过一丝恐惧但马上就消失了,「

看来你不信我有这个能力。」林雪一边说一边把脚盖在男教师的脸上,她的脚趾

透过丝袜紧紧夹住他的鼻子,窒息的恐惧立刻侵蚀着他,他拼命的挣扎但是却无

法摆脱掌握他命运的脚,他眼中射出的巨大恐惧伴随着乞求传达给林雪,「看来

你现在是相信了,那么你就要无条件的听我的命令。听清了吗?」男教师眨了眨

眼。


  林雪又蹲在男教师的胸前,「现在我要把嘴里的袜子拿出来,但是你要保证

,在我没让你说话时你绝不能说一句话,一个字也不行。」林雪严肃的看着男教

师的眼睛说,他则快速的眨眼表示顺从。林雪撕开胶带,抠出他嘴里的袜子,把

它们扔在一边,然后又坐回椅子上,把脚伸给男教师,「舔!我想你吃过冰淇淋

,应该知道怎么才叫舔。」男教师卖力的舔着,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你们把袜

子都脱了吧,不用看着他了。」小洁起身站了起来,用脚踢了男教师脑袋一下,

「累死我了,一会好好伺候姑奶奶。咯咯。」她又忍不住笑了笑。林雪在男教师

为他舔脚的同时脱掉她脚上的丝袜。男教师仔细的舔着林雪的两只脚,包括她的

脚趾缝,脚掌,脚跟,都舔了个遍。「小洁,把你的画笔拿来,我有个好建议。

」林雪不怀好意的看着正在给她舔脚的男教师说。小洁打开书包把一只画笔拿了

出来,交给林雪,后者看着好奇的女孩们说,「我们比比能力,比我们脚上的能

力。」她看了看不解的女孩们继续说道「我们让他吃我们的脚,哪一只自己选择

。然后在一分钟之内无论你用什么手段,把脚插进这个狗奴隶嘴里较深的前两位

为优胜者,有权利在今天的晚饭后选择自己喜欢吃的冰淇淋,而最后两位则要负

责给优胜者买冰淇淋,中间两位没有任何说法,吃不到也不请客。」


  「好啊!」「同意!」「……」林雪的建议得到一致通过,而脚下的男教师

怕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可是却不敢说什么。


  「谁先来?」「我!我要先得第一。」小洁早以迫不及待。林雪从椅子上下

来,小结马上站在男教师头上,一只脚踩着垫子,她的脚很小巧,光滑而有弹性

,五个脚趾整齐的排列在脚掌上。她俯下身用双手扯着男教师的头发,另一只脚

塞进他的嘴里,她晃动着脚裸,努力使脚插得更深一点,她的脚掌全部都塞进男

教师的嘴里了,可是时间还没有到,她的脚仍然还在勉力向前深入,而男教师嘴

角被撑得几乎要裂开,头向后躲却被小洁拽着头发又扯了回来。时间终于到了,

林雪上前在贴近教师嘴唇的地方滑了一道弧线。小洁从教师嘴里拔出自己的脚,

看到自己的小脚几乎有一半都被他吃掉,开心的站到一边,第二个上场的是小倩

,她大约一米七的个头,脚也有一定尺码,女孩里面属她的脚大了。她也象小洁

那样站在男教师头上,双手扯着他的头发,她的脚趾刚含在男教师嘴上的时候他

的眼泪就出来了,他感到她的脚掌即使撑破他的嘴也不能完全吃掉。小倩更加用

力的把脚插进男教师的嘴里,五个脚趾都进去就费了一番工夫,剩下的时间也没

能把脚掌完全插入,时间到了,林雪笑着在她脚上也划了道弧线,她拿出脚时用

力在男教师脸上踢了几下,「没用的狗。等一会收拾你。」


  女孩们一个接一个做着这个游戏,林雪在她们脚上都留下了痕迹,最后伦到

她了,她把笔交给小洁,然后走到男教师上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她把右脚伸了

过去,左脚舒服的搭在他的肩膀上,「规则你也听到了,看你自己的表现了,如

果我得不到第一,你也不会好过。」林雪冷冰冰的看着他,他的话更冷。男教师

立刻抬起头,一口吞下林雪的脚趾,她的脚可没有小倩那么大,但是也没有小洁

那样娇小,男教师虽然可以勉强的把她的脚掌吞进嘴里,但是再往前移动却是十

分困难了,而林雪好象并没有帮他的意思,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你是不是不喜

欢吃我的脚啊?」「它不好吃吗?」「似乎是你并没有尽全力呀?你知道那意味

着什么吗?」男教师满眼都是恐惧,汗水也顺着脸淌了下来,他大口的吞咽着林

雪的脚,可是进步却是微乎其微。时间到!小洁走过来贴近男教师的嘴唇在林雪

的脚上滑了个弧线。比赛结果出来了,小洁第一,她和另外一个长得娇小的女孩

成为了优胜者,而小倩和一位脚比较胖的女孩是最后两名,她们注定要请客了。

而和另一个女孩并列为中间者的林雪显得神情很是冰冷,她走到男教师跟前,低

头冷冷的看着他,他浑身竟然不自然的颤抖起来,失声呻吟着,「求求你,求求

你……」


  「你再次违反了我的命令,看来是你自己选择了今晚的惩罚。」「不,不要

……求求你……求求你们了,放了我吧……呜~~~」


  林雪把地上没用过的几双丝袜拣起来,一双双塞进他的嘴里,丝袜很薄,也

不知塞了多少双进去,男人的声音才完全成为呜呜声……「我们先去吃点东西,

增加点力气,还有一个晚上时间呢。」


  「是呀。今天晚上会是个开心的不眠夜了。」「呵呵……」「咯咯……」「

哈哈哈……」


  女孩们的笑声又再次在体育馆里响起。黄昏,她们六人走在从餐厅向体育馆

延伸的小路上,小洁和另一个可爱的女孩手里拿着冰淇淋品尝着,她们的背影被

残阳拉得细长,前方灰暗阴森的体育馆在太阳的余辉里显得格外庄严神秘。女孩

们饭后激情饱满,愉快的微笑与黄昏的最后一抹余辉融合在一起,使她们显得更

加青春妩媚……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