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初九女王脚奴vk

•   作者:   • 收藏 0

刘佳、胡薇、宋娟都是这所名牌大学经济系的三名新生,她们正好分在同一个宿舍。刘佳来自大城市,论容貌论身材论皮肤这所学校的女生没人能比得过她;胡薇来自小城,长的文质彬彬;宋娟来自农村,长像一般,不好也不差。报到完,三人来到宿舍。胡薇和宋娟见到刘佳后都被她的美貌惊呆了。特别是宋娟,更是自卑的不行,心想自己也只配做刘佳的奴隶,说不定刘佳还嫌她不够格呢。

晚上睡觉前,刘佳洗脚。宋娟都把目光盯在刘佳的奶白细嫩的脚上。刘佳看到了,故意装作没看见,心里暗笑。洗完脚,刘佳把水倒进洗手间。宋娟直咽口水,她一晚上都没睡好觉,都想着如何能舔上刘佳的脚。

第二天上午刘佳出去了,过了一会胡薇也出去了,宿舍里只剩下宋娟一人。刘佳是穿帆布鞋出去的,昨天穿的凉拖今天放在宿舍里。宋娟看着刘佳的凉拖直咽口水,她忍不住趴在刘佳床下舔起刘佳的凉拖来。刘佳的凉鞋从上倒下,从里到外,被宋娟舔得干干净净。

中午刘佳回来,换上凉拖时,感到有种粘滑的感觉,并且发现凉拖变得干净了许多,她看着一边的宋娟,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一种高贵感和骄傲感勃发出来,她感到这样的感觉真好,她决定把宋娟变成她驯服的奴隶。

“宋娟,我不在的时候你是不是舔我的凉鞋了?”刘佳直接问道。

宋娟满脸绯红,耷拉着头,不敢说话。

“你不用说话,用动作表示就行。如果舔了,你现在可以舔我的脚;如果没舔,那就什么也不用表示。”刘佳笑着诱导。

宋娟一听到让她舔脚,那还控制得住,抛却了尊严和害羞,跪在刘佳的脚下,把脸贴在刘佳的凉鞋上,用嘴叼下刘佳的凉鞋,兴奋的舔起来。刘佳舒服地半躺在床上,享受着宋娟舔脚带来的舒服和快感。

正当宋娟把刘佳的大脚趾含在口中吮啜时,胡薇回来了,她看到这一切有点吃惊。宋娟也有点不好意思,停止了动作。但刘佳却不在意,对胡薇说:

“我今天逛了一上午,脚有点累了,让宋娟给我舔舔。”

接着对宋娟说:“还不快舔”。

宋娟不敢违背刘佳的命令,马上低头舔起来。胡薇在一旁呆了。她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就这样,过了半小时宋娟才把刘佳的一只脚给舔完。这时胡薇正好去洗手间。刘佳踢开宋娟,对她说:“你一个人舔不觉得累啊,你劝劝胡薇,让她和你一块舔。这个任务完成了了你以后可以舔舔舔我的脚;完不成你以后再也别想舔我的脚。下午我出去,你下午给我好好劝劝胡薇。”宋娟磕头答应。接着宋娟又舔起刘佳的另一只脚来,又舔了多半小时。刘佳非常舒服,疲劳全无。

下午刘佳出去了。宋娟和胡薇在宿舍。胡薇对宋娟说:“你怎么舔她的脚呢?” “那又怎么了,刘佳能让我舔她的脚那是我的荣幸。人家刘佳真是高贵,我们只配做她的奴隶。上天把我们三人分在一个宿舍里,不就是让我们两个做她的奴隶吗?你干吗不和我一样也做她的奴隶呢?咱们两个一块伺候她,不是很好吗?” 胡薇被说的心动了,其实胡薇一开始在刘佳面前就感到自卑,只不过不像宋娟那样jian,一开始就想做人家刘佳的奴隶。现在被宋娟这么一说,她心中的自卑感更是放大了,终于达到了要做刘佳奴隶的程度。

晚上刘佳回来,刚进宿舍,宋娟和胡薇马上跪在她的脚下给她磕头。刘佳知道胡薇也被说动了,一种征服感油然而生。刘佳走到自己床前坐下,宋娟和胡薇也跟着爬到她的床下,不停地给她磕头。刘佳舒服地看着两人磕头,感觉真是舒服。大约磕了一刻钟,刘佳说,好了帮我把鞋脱下来。宋娟和胡薇都知趣地用嘴给刘佳脱鞋。刘佳穿的是帆布鞋。宋娟和胡薇费力地先把鞋带咬开,然后用牙使劲拽鞋跟。刘佳骄傲地看着她们两个,说:“谁先把我的鞋和袜子脱下来我会有奖励,后脱下来的我会给与惩罚。”宋娟和胡薇那敢不卖力,使劲地把鞋往下拽,费了好大劲,宋娟先把鞋拽下来,接着又用嘴唇脱刘佳的白棉袜。等宋娟把袜子衔下来的时候,胡薇才刚把鞋拽掉。又一会,才把袜子衔掉。

刘佳说:“宋娟你表现不错,过会赏给你洗脚水喝。胡薇你表现得很不好,呆会再说怎么惩罚你。来,你们过来舔我的脚。胡薇你要卖力舔,将功赎罪。宋娟你要不要骄傲,要再接再厉。”

宋娟受到刘佳的表扬很高兴,更加用心地舔起刘佳的脚来。胡薇因受到刘佳的训斥感到害怕为弥补过失,当然是尽心尽力地舔刘佳的脚。宋娟先把刘佳的脚趾一个个含在嘴中吮吸,来回往复地吮吸,仅五个脚趾就舔了四十分钟。胡薇使用舌头把刘佳的脚趾卷起来,来回摩擦。宋娟是用嘴唇吮吸,胡薇是用舌头吮吸,这让刘佳感到更舒服。“不错,胡薇你舔得不错,好好干。”胡薇听到刘佳表扬自己很是感激,更卖力地为刘佳服务。宋娟也不甘落后,舔完脚之后,脚心、脚面、脚跟还有脚趾缝她都一一舔过。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刘佳说:“好了,我的脚让你们两个奴隶都舔的酥了,全是些口水。宋娟,给我打洗脚水去,你给我洗脚。胡薇你也别闲着,把我的袜子含在口中,在一边给我磕头。”“是主人”宋娟和胡薇先后回答道。

宋娟打来洗脚水,跪在地上给刘佳洗脚。胡薇则在一边含着刘佳的白棉袜不停地给刘佳磕头。洗了一刻钟,刘佳把脚伸出来,把脚放到宋娟的脸上,接着放到宋娟的乳房上,洗脚水用宋娟的脸和乳房擦干。然后对宋娟说:“奴隶,我把洗脚水上给你喝。”。宋娟十分激动,跪在地上给刘佳磕头:“多谢主人赐给奴婢佳酿。”磕完头,把头伸进洗脚盆中,大口大口地把刘佳的洗脚水给喝光了,还意犹未尽地舔舔盆底。

胡薇还在给刘佳磕头。刘佳把玉足踏在胡薇的头上。胡薇撅着臀部,头拱在地上,口里还含着刘佳的白棉袜,没有刘佳的命令,胡薇就这样一动不敢动。刘佳没有从她头上把脚移开的意思。

宋娟舔干洗脚盆底后,自觉地舔起刘佳的帆布鞋来,从鞋面,到鞋垫,再到鞋底,舔得干干净净。特别是鞋垫,宋娟把鞋垫从鞋里叼出来,吞进口中咀嚼,把里面的臭味全部吞进自己口中。然后用玉水洗了鞋垫,并把洗过鞋垫的水喝了。

刘佳见宋娟这么乖,很高兴,就对宋娟说:“你今天表现得很好,我给你赐个名字。你就叫狗狗把。”  “谢主人赐名”宋娟又磕头不止。“还有胡薇,脱鞋脱得慢,但舔脚舔得比较舒服,就叫猫猫把。”胡薇的头被刘佳踩在脚下,嘴里又含着刘佳的白棉袜,想磕头不成,想表示感谢又说不出。刘佳把右脚从胡薇头上移到宋娟头上,这样她一脚踩一个头。一幅高高在上的架势。

过了一会,刘佳从她们头上把脚拿开,并从胡薇口中把袜子用脚趾夹出来。命令到:“你们现在还不是我的正式奴隶。只有宣誓过以后,才是我的正式奴隶。现在你们趴在我的脚下宣誓,说:“我心甘情愿做刘佳的奴隶,我将永远忠实于刘佳主人。”宋娟和胡薇趴在刘佳脚下大声地说:“我心甘情愿做刘佳的奴隶,我将永远忠实于刘佳主人。”

“好,从此以后你们就是我的正式的奴隶,一切都要听我的安排,谁敢违抗或做的不好就要受到我的惩罚。刚才就说了,胡薇脱鞋太慢要受到惩罚,胡薇你自己说,该怎么处罚你。”“罚我喝主人的玉水把。”“你倒还聪明。”胡薇顺从地钻到刘佳胯下,把她驮到卫生间,然后躺在地上。刘佳蹲在她的脸上,没多久一股水流浇在胡薇的嘴里。胡薇便大口大口的吞下不敢让它洒出一滴。之后,胡薇又在刘佳的臀部上用舌头按摩了一阵。然后,由胡薇驮着刘佳进了房间,宋娟则把自己洗干净,然后爬进房间。

 晚上刘佳睡觉的时候,宋娟和胡薇跪在刘佳床下,刘佳用脚夹起自己的白棉袜,把一只塞进宋娟口中,把一只塞进胡薇口中。接着说道:“狗狗和猫猫,你们含着我的袜子先给我磕100个头,然后你们含着我的袜子睡觉。我明天醒后,发现谁已把袜子吐出来,那她就等着惩罚吧。”“是……主人”,宋娟和胡薇含着袜子口齿不清地说。

 第二天早晨,宋娟和胡薇早早起来,安静地跪在刘佳床下,等候她们主人醒来,嘴里都还含着刘佳的袜子。过了好一阵,刘佳醒来,看到两个奴隶正一动不动地跪趴在自己床下,很是高兴。就说道:“你们两个奴隶赶快把袜子拿出来,刷个牙,伺候我起床。”宋娟和胡薇赶快把刘佳的白棉袜从口中小心翼翼地拿出来,搭在自己脖子上,然后去洗手间刷牙洗脸。

很快,两人刷洗完,爬回到刘佳床下。刘佳两臂一伸,她们就给刘佳把商议穿上了,然后她们跪在床下,帮刘佳把裤子穿上,然后给刘佳穿鞋。她们每人叼来一只凉鞋,用嘴给刘佳穿上。“狗狗,驮我去洗手间”刘佳命令到。宋娟赶紧钻到刘佳胯下,刘佳慢慢坐在宋娟身上,鞋蹬在她的头上。宋娟感到有些吃力,但还是坚持住,把刘佳拖到洗手间。胡薇则在后面跟着也爬到洗手间。到洗手间后,宋娟和胡薇自觉地躺在地上,刘佳先是坐在宋娟脸上,一股透明的液体从上而下,直入宋娟口中,宋娟大口大口地喝着,不敢使一滴玉水洒在外面。刘佳睡了一夜,玉水很多,半天才撒完,足足一公升全进了宋娟的体内。之后,刘佳站起来,宋娟也赶紧爬到刘佳脚下,胡薇也赶紧爬到刘佳脚下,刘佳双脚踩在两个奴隶的脸上,洗涮。洗涮完后,刘佳从奴隶们的脸上走下来,宋娟和胡薇赶紧翻过身作马状,刘佳骑到了宋娟的身上,由宋娟驮出去。胡薇则跟在后面爬出去。

胡薇心想:是不是主人对我有意见,为什么总让宋娟驮呢,为什么把玉水伺给宋娟一人呢。等刘佳坐回床上,胡薇连连给刘佳磕头,称奴婢我罪该万死。刘佳问道,你何罪之有啊。胡薇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刘佳哈哈大笑。说:“你这个奴隶还真够忠心的,下次让你来给我服务。” “多谢主人”胡薇磕头不止。“好了,快给我把袜子和高跟鞋穿上。”刘佳拿出一双新袜子,扔给宋娟和胡薇,两人叼起袜子,套在刘佳脚趾上,然后用嘴一点一点地把袜子往上拽。两人都暗中较劲,都想先给主人把袜子穿上,讨的主人欢欣。还是宋娟先把袜子给刘佳穿上。穿上袜子后,两奴又用嘴给刘佳穿鞋,这比用嘴穿袜子困难的多,也比用嘴脱鞋困难的多。两个奴隶先是把鞋上的灰尘舔干净,然后含着鞋尖,把鞋套在刘佳脚上,然后从后面咬住鞋跟使劲往后拽,然后再用嘴顶住鞋跟往上托,费了好大劲才把刘佳的高跟鞋给穿上。

还是宋娟穿得快。刘佳说:胡薇你不用心啊,怎么总是这么慢。你给我站起来。”“我只配在主人面前跪着和爬着,不敢站起来。”“站起来,我让你站起来你敢不听话?”“不敢主人”说着胡薇站起来。刚站定,刘佳的耳光就打过来,一巴掌打在胡薇左脸,胡薇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右脸又挨了一巴掌。接着刘佳左右开弓,打了胡薇20巴掌。“给我记住了,以后再不用心,就不止20巴掌了。” “是主人”胡薇忍痛回答道。“还不快给我跪下”胡薇清醒过来,马上跪在刘佳脚下。

“你们记住了,你们在我面前时没有资格站或坐的。让你们站起来,就是要打你们的耳光。明白了吗。”“明白了主人”两人异口同声到。“好,那就试验一下,看你们记得怎么样。宋娟你给我站起来”宋娟马上站起来,并把脸递过去。刘佳一巴掌打在宋娟左脸上,宋娟马上把右脸递过去,等待刘佳的巴掌。刘佳很高兴,说:“还是宋娟表现得好,能主动配合。胡薇你要跟宋娟学学,她值得你学习的地方还真不少。她就比你觉悟得早,早早地就把我的凉鞋给舔了,你是后来在她的劝说下才做我的奴隶的。以后要努力赶上,不然你会吃很多苦的。”“是主人,奴婢一定尽心尽力,向宋娟学习,把主人伺候好。”胡薇把脸匐在刘佳双脚之间答道。“宋娟,你也跪下把,不打了。”“宋娟马上跪倒在刘佳脚下,并给刘佳接连磕了5个头,说道:多谢主人。

从此之后,每天早晨宋娟和胡薇都是含着前一天晚上含了一夜的袜子,头触地地跪在刘佳床前,如有急事,就一起使劲磕头,把刘佳唤醒。刘佳醒后要在床上躺一会,等她们磕够一百个头再起来。之后帮刘佳穿衣,然后驮到洗手间,躺在地上坐刘佳的厕所。洗手间里的真厕所刘佳不用,因为两个奴隶得使用,刘佳不愿与她们共用一个便器,于是宋娟和胡薇轮流作刘佳的便器,当作厕所供刘佳使用。刘佳如完厕,然后站在两个奴隶脸上洗涮。之后两个奴隶把刘佳驮到房间后,爬回洗手间洗涮。之后用嘴帮刘佳穿鞋穿袜。之后把含了一夜的袜子用玉水洗了晾起来。

中午放学以后,两人是早早回来,跪在宿舍门口等刘佳回来。刘佳回来后两人磕头问安,然后跟在刘佳后面爬到刘佳床下,用嘴把刘佳的鞋袜脱下来。先给刘佳舔上半小时脚,等刘佳上床休息后,然后趴在自己床上把嘴和鼻子伸进刘佳的鞋中,或者躺在床上,把刘佳的鞋扣在自己的嘴和鼻子上睡午觉。他们必须在刘佳醒之前醒来。然后所作的同早晨都是一样的。

晚上自习后,两人同样是早早回来,跪在宿舍门口等刘佳回来。刘佳回来后两人磕头问安,然后跟在刘佳后面爬到刘佳床下,用嘴把刘佳的鞋袜脱下来。这次是先不舔脚,而是把刘佳穿了一天的袜子含在口中,跪在地上给刘佳磕头。磕完100个之后,开始给刘佳舔脚。有时刘佳还让她们进行磕头比赛。最多的一次宋娟一连磕了1001个。磕完头后,两人给刘佳舔脚,一般都是一小时。宋娟和胡薇给刘佳舔脚的时候,刘佳坐在床上看书或看电视,好像两人不存在一样。舔完脚后,给刘佳洗脚。洗完后,刘佳往往把其中一个奴隶的头踩进洗脚盆中,中间抬几次脚,然后又压下去,直至奴隶把她的洗脚水喝完。奴隶们此后刘佳洗完脚后,就开始舔刘佳的鞋,必须舔得干干净净。鞋垫也要含在口中,把里面的臭气吸干净,然后再用玉水洗,同洗完脚和洗完袜子剩下的水一样,都得喝下去。睡觉时,每人口含刘佳的一只袜子。整个一天的服务过程,刘佳特意用摄像机给录了下来。

从此以后,一直到大学毕业,整整四年的时间,宋娟和胡薇都成了刘佳的玩物。宋娟和胡薇天天舔刘佳的脚,刘佳常常在运动后或夏天把汗淋淋的脚放在她们的脸上先是肆意蹂躏,然后让她们舔;她们天天舔刘佳的鞋,从凉鞋到帆布鞋,到船鞋,到高跟鞋,到靴子,刘佳的鞋每天都被舔的干干净净;她们天天晚上含着刘佳的袜子睡觉,刘佳常常在运动后把棉袜塞进她们口中,让她们细细品尝;她们天天喝刘佳的洗脚水,有时后用刘佳的洗脚水洗脸或刷牙;她们天天喝刘佳的玉水,只要都在寝室,她们就是刘佳的便器。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