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活/居家
  • 情感/人生
  • 社会/财经
  • 历史/文化
  • 职场/社交
  • 教育/学习
  • 图片/艺术
  • 影音/休闲
  • 美食/烹饪
  • 健康/养生
  • 电脑/上网
  • 当前位置: 个人图书馆网 > 影音/休闲 > 正文

    一地 药品要大降价!_探界者2019款大降价

    时间:2019-04-14 18:17:59 来源:个人图书馆网 本文已影响 个人图书馆网手机站

    来源:赛柏蓝 

    特约撰稿:鸠摩司空

    西南某药企的市场准入经理小媛(化名),最近有点烦!

    缘由很直接:4月12日快下班时,朋友圈里又流传了一则重磅信息,吉林省下发了一则《关于开展药品跨区域联盟采购试点工作指导意见(代拟稿)》的征求意见稿,大体意思即引用广东省特别是深圳市药品集团采购的新模式和新做法,结合吉林的实际推行公立医院开展药品跨区域联盟采购试点。即以量换价,实现药价明显降低。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将深圳GPO模式引入吉林省部分地市,要求降价呗。”深夜,电话那头的小媛语气中尽是无奈,“大老板说了,大不了不投了,放弃”。

    深圳GPO进军吉林

    医药政策是一个风向标,但是风向标的到来往往其实是有前兆,预判好了,可能提前一步做好预案。预判不及时,只能是临阵决策。

    深圳GPO进军吉林其实早有预兆,根据2018年12月的相关信息报道,吉林省全药网药业有限公司已于当月顺利通过省局许可证现场检查验收。全药网吉林项目从启动、许可证申报材料准备,到顺利通过检查验收,历时两个月。

    而据“长春办事大厅”公众号3月10日消息称,经过近半年的筹备,日前,吉林省全药网药业有限公司正式落户长春,预计5月份上线。据介绍,全药网汇集药品千余种,不仅如此,全药网还将以30%~40%的综合降幅拉开低价集中采购的序幕。

    异地设仓等种种迹象,其实就是深圳GPO提前布局的前兆。而开展跨区域联采,价格联动,那是必须的。

    根据2018年10月深圳GPO发布的《深圳市公立医院药品集团采购成交品种价格调整备案制实施规则(试行)》其中有关条款:全国各省(区、市)正在执行的(含已产生结果待执行的)与集团采购成交同厂家同品规药品现行采购价,包括中标价、挂网价、GPO试点城市成交价等情况,均会被列入采集比对采集范围,进行价格调整。

    但剑峰所指,深圳GPO也并非所向披靡。以深圳GPO跨区域联采为例,当深圳GPO挺进哈尔滨之时,立足哈尔滨医药市场的众多药企均投来警惕的目光,有的药企甚至在今年的营销壮行会上已经用壮士断腕的字眼形容应对深圳GPO模式嵌套哈尔滨部分药采市场的态度:即宁可放弃市场,也绝不答应低价灌至哈尔滨市场!

    低价联动危机

    药企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此次深圳GPO区域联采看似是与省内部分城市进行采购结果共享,但万一哪一天省级价格关联地市GPO价格呢?省级的药价岂不是全线崩盘?一坠千里?

    在全国药品采购的版图上,其实是有一个怪象的:越往北部和西部走,价格相对还可以,药品采购政策相对优容。越往东部和南部的黄金地段走,价格就像见到了大海一样,低价无处不在。激进的二次三次议价以及各种各样的GPO、最高销售限价、医保支付参考价等翻新花样屡创不绝。

    在药品采购领域,东三省一向有联合抱团价格联动的习惯,只要一地有低价,其它两省早晚会联合跟进。

    尤其是在4月8日,辽宁省药品集中采购中心发布《关于辽宁省14个市组成药品集中采购联合议价组的通报》,文件指出,经各市医疗保障局报备,沈阳、大连、鞍山、抚顺、本溪、丹东、锦州、营口、阜新、辽阳、铁岭、朝阳、盘锦、葫芦岛等14个市自愿组成辽宁省医疗机构药品集中采购联合议价组,并签订《辽宁省医疗机构药品集中采购联合议价协议书》,省属医疗机构纳入所在地议价。

    而由辽宁省医疗机构药品集中采购联合议价组负责全省医疗机构药品集中采购联合议价工作。这种做法与目前推行的省级采购的组建模式是有差异的,传统意义上是由省级负责招标采购设置入围门槛,各进行确标议价。

    现在直接由各地市报备联盟组建省级集中采购联合议价,相信各地市的加入均是有备(量)而来,向低价而去!这种方式在东三省是否会集体推广,有待观察。

    同样,京津冀的价格联动也是唯北京是取,而北京价格联动,其中就明确包括东北省份价格。另外,山东在价格联动方面,态度也比较清楚:优先采集京津冀(以北京市为主)采购联盟现行挂网价格,为医疗机构议价采购提供参考。

    药企主要关心的深圳GPO跨区域联采模式问题,主要聚焦于四方面:

    一是深圳与联采城市均有中标的,深圳价格的低价蔓灌;

    二是深圳中标但联采城市地区未中标,是否会把低价中标品规带至联采城市;

    三是深圳价格将来与省级价格并存的时间段会持续多久;

    四是即将到来的省级联动是否会参考GPO价格。

    而随着药品采购从集中化趋向分散化,地级市的议价主体地位将得到进一步强化,国家提倡的跨区域联盟采购等多种方式将在各地落地、生根,多种形式的药品采购将日趋明显。药企所面对的药品采购局势将愈发曲折艰难,而价格上下联动、持续下滑的趋势也将更加显现。

    GPO相对于行政主导的省级药品集中招标采购而言无疑已是一个进步,更加贴近“政府引导,市场主导”的要求,效率更高,周期更短、降低药价的同时保障了药品充足供应、并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将部分药品采购权归还给了医疗机构。但是从目前开展的各地GPO来看,“招采合一、量价挂钩”总是欲说还休、遮遮掩掩,联合采购演变成了降价大战。

    某药企的市场准入经理小媛十分不解地问了笔者一个问题:

    ”药企已经在省级招标实行了大规模的谈判降价,别说降10个点,哪怕再降5个点我们恐怕都将承受不起,最终很有可能就是区域联采另寻他家同通用名或同领域的产品,那么美其名曰的市场竞争变成了不二次降价就基本出局。“

    ”看看全国各地的招标,有的省级招标我们降了,有的医联体采购我们降了,现在搞区域联采还让我们降。我们又不是降落伞,为什么总是不停降?”

    文章最后,以一段笔者与小媛的简短对话作为结束——

    笔者:”放心,GPO价格不公开。“

    小媛:”别天真了,GPO价格不公开,省级招标照样采的到。“

    笔者:。。。。。。

    老子曰: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降药价,争还是不争?

    • 生活居家
    • 情感人生
    • 社会财经
    • 文化
    • 职场
    • 教育
    • 电脑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