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个人总结
  • 述职报告
  • 教学资源
  • 心得体会
  • 企业文化
  • 讲话致辞
  • 公文大全
  • 个人文档
  • 实用范文
  • 演讲稿
  • 免费论文
  • 当前位置: 个人图书馆网 > 范文大全 > 述职报告 > 正文

    描写人物语言的句子_描写人物语言的句子50

    时间:2019-06-11 10:03:47 来源:个人图书馆网 本文已影响 个人图书馆网手机站

    二:她看见奶奶站起来,双手抓着锅盖向上揭。吃力地揭了几次,才稍稍揭开1条缝。一股浓烟从灶口冲出来,差点熏着奶奶的脸。奶奶随便用袖子拂了拂布满皱纹的脸,又摇摇头,自言自语地说:
    老了,不中用啰!

    三:
    常言道:
    男儿有泪不轻弹。

    你是堂堂的军官,哭得像个娘儿们,不害羞

    四:
    这这这 他突然江郎才尽,心慌意乱,舌根子发短了。

    五:小姑娘一经鼓励,又活跃起来了,她那花朵般的小嘴巴蛮伶俐,又呱呱地说开了。

    六:他嘴里像含着一个热鸡蛋,说话慢吞吞的。

    七:他这天居然也动手干家务活了,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啦!

    八:她大发脾气道:
    你一个女孩子,不是我看轻你,用秤称一称能有几两重!

    九:我举起奖杯,走下领奖台,不由自主地来到王兰面前,说:
    那里面有你多少心血啊!奖杯就应是你的。

    王兰却把奖杯推回来说:
    不荣誉是你得来的,我就应祝贺你。

    十:俗话说:有爱孙猴儿的,就有爱猪八戒的。林子大了,啥鸟都有。

    十一:中午吃完饭,母亲叫我洗碗,我不肯洗,母亲用婉转的语气说:
    我的小洗碗机,快去洗碗吧! 我就高高兴兴去洗碗了。我一边洗一边说:
    母亲,那你是小天鹅洗衣机啦! 正因母亲常常给咱们洗衣服。父亲不甘落后地说:
    我是电饭锅,正因我天天给你们烧饭。

    我笑着说:
    哈,咱们都是家用电器了!

    十二:
    这这这 他突然江郎才尽,心慌意乱,舌根子发短了。

    十三:他讲起话来多有劲呀,每一句都像小锤一样敲在我的心上。

    十四:她说起话来噼里啪啦,节奏很快,快人快语快性子。

    十五:你们对当初的抉择,后悔吗? 我突兀地问。

    没有!在这块流淌着多少代军人碧血的热土上,咱们找到了施展才干,实现价值的场所。

    他们会意地笑着,回答我。

    十六:老校长的每一句话都打动着在场人的心弦,它像惊雷,把人震醒;
    它像强心剂,使人振奋;
    它像补药,壮人气力;
    它像火光,暖人心窝!

    十七:他讲起话来多有劲呀,每一句都像小锤一样敲在我的心上。

    十八:他平时话不多,说起来总是慢腾腾的,像钉子钉(d ng)在木板上似的,一句是一句,没有废话。

    十九:我想把那件不幸的事告诉他,但是那些话凝成了冰,重重地堆在肚子里吐不出。

    二十:她这嘴简直就是老太太纺纱,扯起来就没完没了。

    二十一:母亲在卧室里整理床铺,一边冲着父亲唠叨:
    你看,你看,床上都是烟灰,你夜里又吸烟啦! 父亲笑而不答,只管在厨房里刷锅,洗碗 过了一会儿,母亲对父亲说:
    大忙人,我这天上中班,这水池里的一大堆衣服你就承包了吧! 父亲笑嘻嘻地说:
    老板给多少钱?咱先签个合同

    二十二:这些话虽然骂得很轻,却像重锤一般砸在我的心上。

    二十三:老校长的每一句话都打动着在场人的心弦,它像惊雷,把人震醒;
    它像强心剂,使人振奋;
    它像补药,壮人气力;
    它像火光,暖人心窝!

    二十四:话一说起来,可就像个线团子似的,老长老长的了。

    二十五:他讲起话来多有劲呀,每一句都像小锤一样敲在我的心上。

    二十六:小姑娘一经鼓励,又活跃起来了,她那花朵般的小嘴巴蛮伶俐,又呱呱地说开了。

    二十七:她大发脾气道:
    你一个女孩子,不是我看轻你,用秤称一称能有几两重!

    二十八:好家伙,我简直是把他的话篓子都推翻了呢,他说个没完没了的。

    二十九:母亲在卧室里整理床铺,一边冲着父亲唠叨:
    你看,你看,床上都是烟灰,你夜里又吸烟啦! 父亲笑而不答,只管在厨房里刷锅,洗碗 过了一会儿,母亲对父亲说:
    大忙人,我这天上中班,这水池里的一大堆衣服你就承包了吧! 父亲笑嘻嘻地说:
    老板给多少钱?咱先签个合同

    三十:这句话就像钩子似的钩住了大家的心弦,算是说到了大家的心坎上了。

    三十一:话一说起来,可就像个线团子似的,老长老长的了。

    三十二:芝麻粒儿大的事儿,给他一吹,就会有天那么大。

    三十三:她说起话来唧唧呱呱,一串一串的,像只巧嘴八哥。

    三十四:他说话直来直去,从不拐弯,发起脾气来,一句话能把人砸个跟头。

    三十五:她一个字一个字地慢慢儿地说着,好像吐出一个字,就有百斤沉重。

    三十六:她的话条理分明,而且连数字也似一串串珍珠,从口中滚滚而出。

    三十七:记得那得一个星期天,我想多睡一会儿,赖在床上不起来。父亲看见了,把我从床上拽起来,说:
    小懒虫,快起来,立刻就要来客人了! 客人?是谁呀? 我个性地问。

    你不知道,你妈要调动工作了,请领导来吃一顿饭。我清早就起来把菜买好了。

    我一看,果然不假。瞧,绿油油的青菜,小灯笼似的辣椒。活蹦乱跳的鲤鱼,还有一只又大又肥的母鸡,是鸡鱼肉蛋,样样俱全。

    三十八:她说起话来唧唧呱呱,一串一串的,像只巧嘴八哥。

    三十九:他的话像一口敲响了的铜钟, 当啷啷 响在了我的心坎。

    四十:他从来没说过这么多话,这天就像黄河决了口,简直什么也拦挡不住了。

    四十一:这个女生生性泼辣,嘴碴子厉害,她能将一根稻草讲成金条。

    四十二:母亲这句话,像一根火柴,点燃了我心中的期望。老师的话,如同阳光温暖着我的心。这姑娘的话如同大地渗出的泉水,清清亮亮,自自然然,没有泡沫,也没有喧哗这家伙的话像一股冷风,吹得我心里寒嗖嗖的,牙齿咯咯打颤。那姑娘的话,钢针似的刺进我的心窝儿。他这几句话说得重极了,好像掉在地上都能把地砸个坑。他从来没说过这么多话,这天就像黄河决了口,简直什么也拦挡不住了。她一个字一个字地慢慢儿地说着,好像吐出一个字,就有百斤沉重。她的话条理分明,而且连数字也似一串串珍珠,从口中滚滚而出。他的话越说越快越脆,像一挂小炮似的连连地响。她像机关枪连发一样,十分干脆地一阵讲完了。他那严肃的口吻,就像在战场上下达命令。他平时话不多,说起来总是慢腾腾的,像钉子钉(d ng)在木板上似的,一句是一句,没有废话。他话匣子一开,活像自来水龙头,一拧开就哗哗往外流水。他的话就像抽不完的蚕丝,越说越多。

    四十三:她这人是属手电筒的,光照人家不照自我。

    四十四:老师的亲切话语像那清澈的泉水,滋润着我的心田。

    四十五:咱们是小药铺,存不住你这根大人参。

    四十六:他强压怒火说:
    你小子老鼠舔猫鼻子枣胆子不小!

    四十七:俗话说:有爱孙猴儿的,就有爱猪八戒的。林子大了,啥鸟都有。

    四十八:她的话儿不多,分量却很重,话语里的每个字,都拨响了同学们的心弦。

    四十九:他的话越说越快越脆,像一挂小炮似的连连地响。

    五十:他们俩也很想弄个明白,但大权没在手,干着急,只是狗咬刺猬枣没处下嘴。

    五十一:他生性寡言,不善辞令,可一旦敞开语言的闸门,就有股撞倒南墙不回头的气势

    五十二:他说起话来,像炮筒子一样冲,全是火药味儿。

    五十三:这时,母亲从厨房里走出来,一见我还在床上,就开腔了:
    哎呀,你怎样还不起来?快点。

    我边穿衣服边批评母亲:
    妈,您又开后门了,调一下工作还得请领导吃饭,你就不能凭自我的真本事? 母亲有点火了:
    你小孩子懂什么,快穿衣服? 我只好不作声了。

    五十四:她嘴上没把门的,肚子里有什么就揣什么。

    五十五:只要不开口,神仙难下手。如今不管我怎样问,他只回答一句 不知道 。

    五十六:我吃着香喷喷的抓饭,不时地看表。大婶这天个性高兴。说:
    姑娘,不好急!有你大叔送你回去。

    我正要说什么,大叔悄悄对我说:
    别推辞,她又要拿我问罪了。

    大婶看大叔那模样,故意瞪着眼睛问:
    说我什么坏话了? 大叔一本正经把手一摊:
    我怎样会在人生日这天说她坏话呢? 大婶听了, 噗哧 一声笑了。我也笑了。

    五十七:老师的谆谆教诲,像一股暖流,流进她那早已枯竭的心田。

    五十八:只要不开口,神仙难下手。如今不管我怎样问,他只回答一句 不知道 。

    五十九:他讲起话来多有劲呀,每一句都像小锤一样敲在我的心上。她的话儿不多,分量却很重,话语里的每个字,都拨响了同学们的心弦。她就像一部永不生锈的播种机,不断地在孩子们的心田里播下理想和知识的种子。老师的谆谆教诲,像一股暖流,流进她那早已枯竭的心田。

    六十:老人说到那里,忽然停住,犹如那被弹得过急的弦儿,突然崩断。

    六十一:小姑娘一经鼓励,又活跃起来了,她那花朵般的小嘴巴蛮伶俐,又呱呱地说开了。

    六十二:他生性寡言,不善辞令,可一旦敞开语言的闸门,就有股撞倒南墙不回头的气势

    六十三:她大发脾气道:
    你一个女孩子,不是我看轻你,用秤称一称能有几两重!

    六十四:她就像一部永不生锈的播种机,不断地在孩子们的心田里播下理想和知识的种子。

    六十五:
    这是怎样回事呢? 他摸了摸头皮, 啊,原来是这样啊!

    六十六:他嘴里像含着一个热鸡蛋,说话慢吞吞的。

    六十七:老师的这些话,句句打在他的心坎上,仿佛是一场春雨,洒落在一块久旱的田地里,很快渗透了下去。

    六十八:那姑娘的话,钢针似的刺进我的心窝儿。

    六十九:你真是鬼拜花堂枣死作乐。都这阵了,还满不在乎。

    七十:
    常言道:
    男儿有泪不轻弹。

    你是堂堂的军官,哭得像个娘儿们,不害羞?

    七十一:老师的这些话,句句打在他的心坎上,仿佛是一场春雨,洒落在一块久旱的田地里,很快渗透了下去。

    七十二:我举起奖杯,走下领奖台,不由自主地来到王兰面前,说:
    那里面有你多少心血啊!奖杯就应是你的。

    王兰却把奖杯推回来说:
    不荣誉是你得来的,我就应祝贺你。

    七十三:中午吃完饭,母亲叫我洗碗,我不肯洗,母亲用婉转的语气说:
    我的小洗碗机,快去洗碗吧! 我就高高兴兴去洗碗了。我一边洗一边说:
    母亲,那你是小天鹅洗衣机啦! 正因母亲常常给咱们洗衣服。父亲不甘落后地说:
    我是电饭锅,正因我天天给你们烧饭。

    我笑着说:
    哈,咱们都是家用电器了!

    七十四:他这天居然也动手干家务活了,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啦!

    七十五:她大发脾气道:
    你一个女孩子,不是我看轻你,用秤称一称能有几两重!

    七十六:俗话说:有爱孙猴儿的,就有爱猪八戒的。林子大了,啥鸟都有。

    七十七:她这嘴简直就是老太太纺纱,扯起来就没完没了。

    七十八:我吃着香喷喷的抓饭,不时地看表。大婶这天个性高兴。说:
    姑娘,不好急!有你大叔送你回去。

    我正要说什么,大叔悄悄对我说:
    别推辞,她又要拿我问罪了。

    大婶看大叔那模样,故意瞪着眼睛问:
    说我什么坏话了? 大叔一本正经把手一摊:
    我怎样会在人生日这天说她坏话呢? 大婶听了, 噗哧 一声笑了。我也笑了。

    七十九:
    董理,这个送给你,中午放学回家再打开看。

    我正专心致志地做作业时,后面的王霄递过来一张精美的贺年卡。

    此刻不能看? 我犹豫了一下, 不行! 她狡黠地笑了笑。

    好吧 ,我望着她那双神秘的眼睛,无可奈何地答应了。

    八十:
    怎样可能呢? 我自信十足的说 我必须考到第一名!

    八十一:
    这这这 他突然江郎才尽,心慌意乱,舌根子发短了。

    八十二:这真是狗赶鸭子,呱呱叫啊!

    八十三:老校长的每一句话都打动着在场人的心弦,它像惊雷,把人震醒;
    它像强心剂,使人振奋;
    它像补药,壮人气力;
    它像火光,暖人心窝!

    八十四:老师的一席话,在我的心窝里添了一把火,浑身都烧得热乎乎的。

    八十五:你有多大本事,敢口出狂言?真是洗脸盆里扎猛子枣不知深浅!

    八十六:一大串话噼里啪啦像连珠炮从她嘴里甩出来,连气都不喘一口。

    八十七:老师的这些话,句句打在他的心坎上,仿佛是一场春雨,洒落在一块久旱的田地里,很快渗透了下去。

    八十八:犹如把一件丢掉的珍宝找到手,他亮起眼睛,一连喊了三声 好!好!好!

    八十九:你真是鬼拜花堂枣死作乐。都这阵了,还满不在乎。

    九十:好家伙,我简直是把他的话篓子都推翻了呢,他说个没完没了的。

    九十一:他们俩也很想弄个明白,但大权没在手,干着急,只是狗咬刺猬枣没处下嘴。

    九十二:老师的告诫是让我不断进步,像芝麻开花一样一节更比一节高。

    九十三:这家伙的话像一股冷风,吹得我心里寒嗖嗖的,牙齿咯咯打颤。

    九十四:这女生像响嘴鸭子似的,整天呱呱啦啦!

    九十五:这人的嘴巴好像没有笼头的野马,不知道他扯到哪里去了。

    九十六:她说起话来噼里啪啦,节奏很快,快人快语快性子。

    九十七:他强压怒火说:
    你小子老鼠舔猫鼻子枣胆子不小!

    九十八:他一听,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嘲讽地说:
    哼,真是高山打鼓枣响(想)得不低

    九十九:老师的一席话,在我的心窝里添了一把火,浑身都烧得热乎乎的。

    一百:犹如把一件丢掉的珍宝找到手,他亮起眼睛,一连喊了三声 好!好!好!

    一百零一:老师的一席话,在我的心窝里添了一把火,浑身都烧得热乎乎的。老校长的每一句话都打动着在场人的心弦,它像惊雷,把人震醒;它像强心剂,使人振奋;它像补药,壮人气力;它像火光,暖人心窝!老师的亲切话语像那清澈的泉水,滋润着我的心田。老师的告诫是让我不断进步,像芝麻开花一样一节更比一节高。老师的这些话,句句打在他的心坎上,仿佛是一场春雨,洒落在一块久旱的田地里,很快渗透了下去。

    一百零二:他这几句话说得重极了,好像掉在地上都能把地砸个坑。

    一百零三:老师的亲切话语像那清澈的泉水,滋润着我的心田。

    一百零四:
    孩子, 父亲拍拍我的肩,说 你要坚信自我,如果连你自我都不坚信自我,那还有谁会坚信你呢?

    一百零五:你别在我这儿啄木鸟翻跟头,耍花屁股。

    一百零六:他皮笑肉不笑地说:
    老王,你吃炸药啦?喊什么?

    一百零七:她嘴里咕哝着:
    跳蚤不大,非要顶起被子来不可!

    一百零八:这几句话从她那刀片一样的嘴唇中间吐出来,字字好像带着刀刃。

    一百零九:犹如把一件丢掉的珍宝找到手,他亮起眼睛,一连喊了三声 好!好!好!

    一百一十:她的话儿不多,分量却很重,话语里的每个字,都拨响了同学们的心弦。

    一百一十一:记得那得一个星期天,我想多睡一会儿,赖在床上不起来。父亲看见了,把我从床上拽起来,说:
    小懒虫,快起来,立刻就要来客人了! 客人?是谁呀? 我个性地问。

    你不知道,你妈要调动工作了,请领导来吃一顿饭。我清早就起来把菜买好了。

    我一看,果然不假。瞧,绿油油的青菜,小灯笼似的辣椒。活蹦乱跳的鲤鱼,还有一只又大又肥的母鸡,是鸡鱼肉蛋,样样俱全。

    一百一十二:老爷爷大声的叫道:
    多谢你。

    一百一十三:他这天居然也动手干家务活了,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啦!

    一百一十四:这女生像响嘴鸭子似的,整天呱呱啦啦!

    一百一十五:上体育课时,小张不留意摔了,鲜血直流。同学们都无所事事,愣在那里!同学天好说:
    快送医务室呀!流血过多,对性命有危险的,大家快!把他送到医务室!

    一百一十六:他生性寡言,不善辞令,可一旦敞开语言的闸门,就有股撞倒南墙不回头的气势

    一百一十七:这时,母亲从厨房里走出来,一见我还在床上,就开腔了:
    哎呀,你怎样还不起来?快点。

    我边穿衣服边批评母亲:
    妈,您又开后门了,调一下工作还得请领导吃饭,你就不能凭自我的真本事? 母亲有点火了:
    你小孩子懂什么,快穿衣服? 我只好不作声了。

    一百一十八:她说起话来噼里啪啦,节奏很快,快人快语快性子。

    一百一十九:
    怎样可能! 母亲焦急的说, 这天早上还好好的,怎样到学校就发烧了呢?

    一百二十:她嘴上没把门的,肚子里有什么就揣什么。

    一百二十一:他一听,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嘲讽地说:
    哼,真是高山打鼓枣响(想)得不低

    一百二十二:啧!啧!啧!你说得比唱的还好听。

    一百二十三:他那严肃的口吻,就像在战场上下达命令。

    一百二十四:她像机关枪连发一样,十分干脆地一阵讲完了。

    一百二十五:她这嘴简直就是老太太纺纱,扯起来就没完没了。

    一百二十六:老师的谆谆教诲,像一股暖流,流进她那早已枯竭的心田。

    一百二十七:只要不开口,神仙难下手。如今不管我怎样问,他只回答一句 不知道 。

    一百二十八:她红嘴白牙地向我表功,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吹倒了牙。

    一百二十九:他强压怒火说:
    你小子老鼠舔猫鼻子枣胆子不小!

    一百三十:他话匣子一开,活像自来水龙头,一拧开就哗哗往外流水。

    一百三十一:话一说起来,可就像个线团子似的,老长老长的了。

    一百三十二:他说话直来直去,从不拐弯,发起脾气来,一句话能把人砸个跟头。

    一百三十三:这几句话从她那刀片一样的嘴唇中间吐出来,字字好像带着刀刃。

    一百三十四:他一听,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嘲讽地说:
    哼,真是高山打鼓枣响(想)得不低

    一百三十五:母亲这句话,像一根火柴,点燃了我心中的期望。

    一百三十六:她嘴上没把门的,肚子里有什么就揣什么。

    一百三十七:他多岁了。戴着一副高度近视眼镜。他战战兢兢取下眼镜,用衣服的下摆随手擦了擦镜片。

    嗯嗯 他刚要讲话,忽然想起了什么,手忙脚乱地在盘子里找了找,又匆匆往口袋里掏了掏,掏出了一盒火柴,这才放心地又 嗯嗯 两声,站直身子,用个性响亮的声音说:
    此刻开始看老师做实验!

    一百三十八:他们俩也很想弄个明白,但大权没在手,干着急,只是狗咬刺猬枣没处下嘴。

    一百三十九:他用鼻孔哼一声,说:
    你是吹糖人儿的出身,口气怪大的。

    一百四十:母亲说:
    孩子,我是爱你的!就在那拐角的一刻,我还在默默的望着你请不好怪我把你抛弃了,那是迫不得已的!孩子我只想对你说一声对不起,但我还是一向爱着你的!是永远爱着你的!

    一百四十一:这话不软不硬,恰似一根藤条儿,打在他心上。

    一百四十二:老师的谆谆教诲,像一股暖流,流进她那早已枯竭的心田。

    一百四十三:老人说到那里,忽然停住,犹如那被弹得过急的弦儿,突然崩断。

    一百四十四:她的话儿不多,分量却很重,话语里的每个字,都拨响了同学们的心弦。

    一百四十五:他很少说话,即使说话,也精选每一个字,好像在草拟电报稿。

    一百四十六:老师的告诫是让我不断进步,像芝麻开花一样一节更比一节高。

    一百四十七:这人的嘴巴好像没有笼头的野马,不知道他扯到哪里去了。

    一百四十八:他说起话来,像炮筒子一样冲,全是火药味儿。

    一百四十九:老人说到那里,忽然停住,犹如那被弹得过急的弦儿,突然崩断。

    一百五十:这姑娘的话如同大地渗出的泉水,清清亮亮,自自然然,没有泡沫,也没有喧哗

    一百五十一:他说起话来,像炮筒子一样冲,全是火药味儿。

    一百五十二:老师的一席话,在我的心窝里添了一把火,浑身都烧得热乎乎的。

    一百五十三:他用鼻孔哼一声,说:
    你是吹糖人儿的出身,口气怪大的。

    我是刚玩的,给个最佳答案吧!上方的,留意我举报你!!!

    一百五十四:你真是鬼拜花堂枣死作乐。都这阵了,还满不在乎。

    一百五十五:他嘴里像含着一个热鸡蛋,说话慢吞吞的。

    一百五十六:老师的话,如同阳光温暖着我的心。

    一百五十七:他的话就像抽不完的蚕丝,越说越多。

    • 生活居家
    • 情感人生
    • 社会财经
    • 文化
    • 职场
    • 教育
    • 电脑上网